“到底怎么回事?...我要去找那名男子吗?不去找他能放心吗?”

“算了,不去了。想想都是自己身体的问题,古怪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早上还因为次声波晕了过去。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晁宸又躺回到床上。


“...”

“奇怪,好像有一缕香味...”
晁宸睁开眼睛。

霎时,他瞳孔紧缩,侧身翻滚到床下,从睡衣兜中掏出手枪。

房间里晕上了一层幽暗的紫光,一个全身隐在紫袍中的的人正站在他的床边!

“这是什么?刺客信条?”
晁宸蜷在地上想着。

“和我预料到的一样。”紫袍人发出沙哑的声音。

“你是谁?”

“每次都是这一句。我是谁,你不是很清楚吗?”

晁宸没有说话。香气袭来,勾引着他的魂魄。

“看来你已经意识到了。”

沙哑的声音从近处传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紫袍人到了晁宸面前。

“是啊。”

晁宸的声音不知为何也沙哑了。

他忽而起身,走向紫袍人。

房间又重归黑暗。


Glorice在房间里阅读着工作笔记。

她伸了伸懒腰:“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有点困了。”

“沙沙咚咚沙--”杂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外面什么情况?”Glorice调出门口监控。

监控显示一只黑白相间的小奶猫正蹲在她门口。小猫眼睛水亮亮的,小耳朵微微耸动着,尾巴自然地摇来摇去。

“...好可爱...”Glorice心被萌化了,“这只猫猫好像是那个谁...忘名字了...的猫吧?这么跑到我这里了?”

Glorice起身开门:“估计主人不在,门没关跑出来了。算了,把它送回去。呃...在这待一晚上也可以...嘿嘿...”

打开门,Glorice低头看了看:“嗯?猫猫呢?...——不好!”

她正欲转身关门,可是眼前一黑,她进入了一片黑暗中。

紫袍人关上Glorice的房门,来到她电脑跟前,熟练地删除了刚才的监控记录,插上了一段空白的。

做完这些,紫袍人关掉灯,离开Glorice的房间,顺便取下了监控上的投影仪。

黑暗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昏暗的走廊里,紫袍人的身影一闪一现。

他来到了一间实验室前。

Glorice突然出现在实验室的门口,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惊慌。

【已授权,欢迎你,Glorice!】

紫袍人走进了实验室,Glorice又消失不见了。

实验室的大门缓缓关上。

紫袍人回过身来。

一个黑袍人出现在门口。

两人就这样默默对峙着。

紫袍人突然瞬间闪到黑袍人面前。

黑袍人身周亮起一圈光芒,“嘭——”,强大的气流从他面前突然爆出,紫袍人被硬生生地轰开。

一道又一道强烈的气流袭来,紫袍人不停地躲闪着。他一个诡异地动作从地面跳上空中,又似乎在空中滑翔着,猛地绕到了黑袍人的身后,展开紫袍,似乎要盖住黑袍人。

紫袍人的身体忽然一震,从黑袍人头顶上跌落,堪堪只抓到了黑袍人的袍子,黑袍人趁机一闪,更加爆裂的气流轰向紫袍人。

“轰——”

两人分开,又互相对峙着。

紫袍人的兜帽被轰了下来,而黑袍人的袍子则是被紫袍人扯掉了。

紫袍人棕色卷发显得有些凌乱,琥珀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黑袍人;黑袍人黑发下的紫眸发出慑人的寒光,瘦高的身体周围又亮起光芒。

紫袍人并未向黑袍人出手,而是转身闪到实验室的工作台前。

黑袍人刚要出手,看见突然出现在紫袍人身边的Glorice,身边的光芒一闪而逝。

紫袍人放下Glorice,闪到门口,打开开关,闪了出去。

黑袍人没有追击。他走到Glorice面前,低声问道:“没事吧?”

Glorice惊恐地摇摇头。

良久,她缓缓地出声:“那...难道是一个人形异常?”


晁宸睁开眼睛,迎面对上了Glorice蓝色的双眸,以及近在咫尺的脸;长长的金发垂到他脸上。

他裹紧被子,猛地滚到床边,惊恐地问:“你...你要干什么?”

Glorice没好气地说:“不干什么。叫你半天你也不醒,看看你是不是猝死了。”

“好吧。”晁宸注意到Glorice脸色很是苍白,“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那个绿色液体被偷了。”

“嗯?可是进那个实验室要权限的。难道——”

“是的,我被绑架了。”


“站点没有异常突破收容,那只能是有异常能力的人干的了——比如奇术师。监控也全是空白,偷盗者应该还还精通此类技术,估计是特工做的。”镇情分析道。

“可我翻了站内奇术师的记录,没有那种能力,我出去执行任务时也没遇到和他类似的人。突然被禁锢在一片黑暗的空间里,我感觉都要和你一样患上幽闭恐惧症了。”Glorice看着晁宸。

“没事的,有我在呢。”镇情笑了笑。

Glorice抱住了她:“谢谢。”

一阵沉默。

“好了,”Glorice松开了镇情,“那么Rachud,你知道当时发什么了吗?”

晁宸看着之前在食堂门口碰到的男子,想道:“原来他叫Rachud...”

“我也只是看清了那人长什么样,其他的都给你说了。”Rachud答道。

“好吧。”

“那个,”晁宸开口,“你们把我叫过来干什么?”

“因为你是外勤特工,说不定在外出任务中碰到了这次的犯人,反正我是第一次见。毕竟有异常能力的人也不多,辨识度会高一些。”Glorice解释道。

“好吧,我试试。把事情的情况和那人的相貌给我说说。”


“就是他!”Glorice指着晁宸翻出的一张照片。

“Asriel是特工没错,可是我没有听过Asriel是奇术师或者有异常能力啊,不过刻意隐藏的可能也不小。”晁宸若有所思地说着。

“总之我先报告给Site-CN-91,看那边怎么说!”Glorice起身离开,“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大家,请回去休息吧!”


男子正坐在书桌前,他面前堆满了形状各异的卷轴。

但他现在似乎没有在研究那些。

“Varitas博士,时间到了。请出来开会吧。”

男子没有回应。

他取下眼镜,身子靠椅子后背上,缓缓地吐出一个名字:“Asriel...”


昏暗的的房间内,身着紫袍的男子双手合十,仿若在祈祷般跪坐在地,喃喃道:

“用我们的力量修正它们的方方面面,实现人类真正的 ‘强大’,竭尽全力。”

紫色的火焰明快地跳动着,幽幽的香气在房间里不停地萦绕......

“不行,那位男子一定有问题!我一定要弄明白到底什么情况!”

晁宸冲出房间。


“离开了?”
晁宸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食堂大门。

“而且他为什么要站在食堂门口。关门了不应该离开吗?为什么要站在门口?…算了,明天问Glorice。”
晁宸走向自己的房间。


晁宸锁上房间的门,他朝周围看了看:“奇怪,怎么感觉屋子里有股熟悉的味道...”

“不管了,关灯睡觉。”
他关灯爬上了床。

“味道越来越浓,香味?...”

晁宸睁开眼睛。

霎时,他瞳孔紧缩,侧身翻滚到床下,从睡衣兜中掏出手枪。

房间里晕上了一层幽暗的紫光,一个全身隐在紫袍中的的人正站在他的床边!

“这是什么?刺客信条?”
晁宸蜷在地上想着。

“和我预料到的一样。”紫袍人发出沙哑的声音。

“你是谁?”

“每次都是这一句。我是谁,你不是很清楚吗?”

晁宸没有说话。香气袭来,勾引着他的魂魄。

“看来你已经意识到了。”

沙哑的声音从近处传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紫袍人到了晁宸面前。

“是啊。”

晁宸的声音不知为何也沙哑了。

他忽而起身,走向了紫袍人。

房间又重归黑暗。


Glorice在房间里阅读着工作笔记。

她伸了伸懒腰:“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困了。”

“沙沙咚咚沙--”杂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外面什么情况?”Glorice调出门口监控。

监控显示一只黑白相间的小奶猫正蹲在她门口。小猫眼睛水亮亮的,小耳朵微微耸动着,尾巴自然地摇来摇去。

“...好可爱...”Glorice心被萌化了,“这只猫猫好像是那个谁...忘名字了...的猫吧?这么跑到我这里了?”

Glorice起身开门:“估计主人不在,门没关跑出来了。算了,把它送回去。呃...在这待一晚上也可以...嘿嘿...”

打开门,Glorice低头看了看:“嗯?猫猫呢?...——不好!”

她正欲转身关门,可是眼前一黑,她进入了一片黑暗中。

紫袍人关上Glorice的房门,来到她电脑跟前,熟练地删除了刚才的监控记录,插上了一段空白的。

做完这些,紫袍人关掉灯,离开Glorice的房间,顺便取下了监控上的投影仪。

黑暗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昏暗的走廊里,紫袍人的身影一闪一现。

他来到了一间实验室前。

Glorice突然出现在实验室的门口,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惊慌。

【已授权,欢迎你,Glorice!】

紫袍人走进了实验室,Glorice又消失不见了。

实验室的大门缓缓关上。

紫袍人回过身来。

一个黑袍人出现在门口。

两人就这样默默对峙着。

紫袍人突然瞬间闪到黑袍人面前。

黑袍人身周亮起一圈光芒,“嘭——”,强大的气流从他面前突然爆出,紫袍人被硬生生地轰开。

一道又一道强烈的气流袭来,紫袍人不停地躲闪着。他一个诡异地动作从地面跳上空中,又似乎在空中滑翔着,猛地绕到了黑袍人的身后,展开紫袍,似乎要盖住黑袍人。

紫袍人的身体忽然一震,从黑袍人头顶上跌落,堪堪只抓到了黑袍人的袍子,黑袍人趁机一闪,更加爆裂的气流轰向紫袍人。

“轰——”

两人分开,又互相对峙着。

紫袍人的兜帽被轰了下来,而黑袍人的袍子则是被紫袍人扯掉了。

紫袍人棕色卷发显得有些凌乱,琥珀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黑袍人;黑袍人黑发下的紫眸发出慑人的寒光,瘦高的身体周围又亮起光芒。

紫袍人并未向黑袍人出手,而是转身闪到实验室的工作台前。

黑袍人刚要出手,看见突然出现在紫袍人身边的Glorice,身边的光芒一闪而逝。

紫袍人放下Glorice,闪到门口,打开开关,闪了出去。

黑袍人捡起袍子罩上,追向紫袍人。

Glorice惊魂未定地躺到了地上。


ꦿོ

“逃走了吗?”黑袍人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

他转身回到了实验室。


晁宸睁开眼睛,迎面对上了Glorice蓝色的双眸,以及近在咫尺的脸;长长的金发垂到他脸上。

他裹紧被子,猛地滚到床边,惊恐地问:“你...你要干什么?”

Glorice没好气地说:“不干什么。叫你半天你也不醒,看看你是不是猝死了。”

“好吧。”晁宸注意到Glorice脸色很是苍白,“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那个绿色液体被偷了。”

“嗯?可是进那个实验室要权限的。难道——”

“是的,我被绑架了。”


“站点没有异常突破收容,那只能是有异常能力的人干的了——比如奇术师。监控也全是空白,偷盗者应该精通此类技术,估计是特工做的。”镇情分析道。

“可我翻了站内奇术师的记录,没有那种能力,外出执行任务时也没有碰到类似的人。突然被禁锢在一片黑暗的空间里,我感觉都要和你一样患上幽闭恐惧症了。”Glorice看着晁宸。

“没事的,有我在呢。”镇情笑了笑。

Glorice抱住了她:“谢谢。”

一阵沉默。

“好了,”Glorice松开了镇情,“那么Rachud,你知道当时发什么了吗?”

晁宸看着之前在食堂门口碰到的男子,想道:“原来他叫Rachud...”

“我也只是看清了那人长什么样,其他的都给你说了。”Rachud答道。

“好吧。”

“那个,”晁宸开口,“你们把我叫过来干什么?”

“因为你是外勤特工,说不定在外出任务中碰到了这次的犯人。毕竟有异常能力的人也不多,辨识度会高一些。”Glorice解释道。

“好吧,我试试。把事情的情况和那人的相貌给我说说。”


“就是他!”Glorice指着晁宸翻出的一张照片。

“Asriel是特工没错,可是我没有听过Asriel是奇术师或者或异常能力啊,不过刻意隐藏的可能也不小。”晁宸若有所思地说着。

“总之我先报告给Site-CN-91,看那边怎么说!”Glorice起身离开,“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大家,请回去休息吧!”


男子正坐在书桌前,他面前堆满了形状各异的卷轴。

但他现在似乎没有在研究那些。

“Varitas博士,时间到了。请出来开会吧。”

男子没有回应。

他取下眼镜,身子靠椅子后背上,缓缓地吐出一个名字:“Asriel...”


§☝

某个阴暗的房间里。

火光亮起。

“你确定你有三种奇术能让他吐出一切?”一个声音响起。

“是的。而且我有情报了。”另一个声音响起。

“这么快?是谁给的?”

“ ‘鼠尾草(Salvia japonica Thunb.)’ ”

“他是谁?”

“一个和基金会不对头的组织的成员,听说地位还挺高。”

“可信吗?”

“试一下?”

“没问题。”

火光熄灭,黑暗笼罩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