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告 - 危险 ⚠

本收容室的一切内容物,包括这台终端及其附近的所有人员,都已被永久性地隔离并收容。机动特遣队成员已获知你所处的位置并维持待命状态。

请立即开始处理文档。

威胁实体正在快速接近


官方文档


项目编号:TATTLETALE

tattletalehaunted.jpg

最近抓拍到的TATTLETALE实体图像,由一名目标受害者在试图逃跑的过程中拍摄。

项目等级:Uncontained

特殊收容措施:只有位于Site-119的一台终端拥有编辑和阅读本文件内容的全部权限。用于访问本文件的终端已与当前的一切网络实施物理隔离,以确保断绝联系。一旦该终端开始活跃,MTF-Epsilon 99(“无名之辈”)的全体成员将集结到其收容室的唯一入口处。该队伍应通过每周的调查,确保成员始终为站点员工中名望较高者,且人选随时可以替换。

异常实体已按程序命名,以降低其在本收容室之外捕猎的可能性。任何试图在本收容室之外与TATTLETALE交流或辨认其身份的行动都会立即遭到致命武力的镇压。企图调查该现象或对TATTLETALE存在任何兴趣的人员将被永久停职。

描述: 已确认该异常实体是一个身高超过2米的两足人形生物。它戴着口部有一大型铝制拉链的破损白色粗麻布头罩,因而无法辨认其外貌特征。实体的真实姓名仍然不明,对此不会再做进一步的调查。其程序上的代号仅供文档记录之用,一旦本终端断电就会被删除。当前它在数据库中的代号为“TATTLETALE”。

实体有极端的敌意。已知它会将试图调查或辨认其身份的人视为目标。实体偏好有名的、受欢迎的和声望较高的目标。它的攻击方式主要是在猎物落单时发动突袭。已知的任何手段都无法阻止或限制实体接近其现存的目标。躲避或逃离实体的尝试无一成功。

知晓该异常的存在即表示你已默许TATTLETALE实体将你视为潜在的猎物。


附录一


第一起已知的TATTLETALE实体现身是在GOC控制的枢纽Eurtec的血区中被发现的,这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地下网络区域,由互相连接的隧道和下水道构成,以走私rubedo而闻名。

由于当地谋杀与失踪案件激增,GOC请求基金会协助调查可能存在的异常威胁。GOC官员批准了基金会派出研究小队,以联合行动的名义进行调查。

人员名单:

  • 杰米·格林特工(队长)
  • 亚当·史密斯研究员
  • 萨米·拉德克利夫(MTF-Captcha 99“烈焰黎明”)
  • 斯蒂芬·豪斯博士
  • 威廉·米勒
  • 其他人员

注:视频画面来自威廉·米勒特工的携带式摄像机。


[记录开始]

米勒特工来到Eurtec的地下住宅区的某座超大型钢制隔离门前。解锁进门后,米勒来到一个宽敞的房间里。被管道覆盖的天花板和墙壁向前延伸,形成一条大走廊,左右两侧都排列着相似的隔离门。米勒的对面站着斯蒂芬·豪斯博士,他跨过黄色警戒线,向米勒走来。

豪斯:你怎么才来?

米勒:我……呃,真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

豪斯嗤笑一声。

豪斯:右边,第三道门。做个有用的人。

米勒:我会尽力。

米勒穿过警戒线,走向已经打开的门。进门后可见一大型住宅房间,天花板和墙壁上覆盖着相似的管道。房间左侧有一张带血迹的沙发和一张凌乱的桌子。右侧靠墙排列着数个厨具柜和一个料理台。老鼠纷纷从水槽上方的架子上窜逃出去。房间其他地方同样是一片狼藉。

沙发后面有个用带血迹的破烂床单堆成的垫子。一具身份不明的尸体以四肢摊开的姿势躺在垫子上,拉德克利夫和格林站在尸体旁交谈——后者在平板电脑上做着笔记。房间里还有另几名基金会员工在采集样本或是记录信息。米勒走向拉德克利夫。

拉德克利夫:——都没有?没有指纹?没有证件——?

米勒:[清嗓子]我……呃,米勒特工报到。

拉德克利夫:[转向米勒]你知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特工?

米勒:我——是的长官。对不起。

拉德克利夫:[叹气]你迟到了,米勒。可别养成这种坏习惯。

米勒没有回答。

格林:就像我刚才说的。[停顿]我们在这里什么也没找到,连个名字都没有。

米勒俯身查看尸体。尸体的躯干上有很深的撕裂伤;皮肤和肌肉被撕扯下来,露出破损的器官和碎裂的骨骼。脸部有形如咬伤的深度刺伤。整个鼻子和人中部位不见了,使受害者的咽喉后方清晰可见。肉块被干涸的血黏着在周围的墙上。鼻子不知去向。

米勒:请问需要我做什么?

拉德克利夫:到处看看。你是来帮助我们调查的,对吗?

米勒:对?

拉德克利夫:那就去调查。

米勒离开尸体,走向脏污的沙发前面的小桌子。他开始翻看桌上堆放的杂乱的纸张和文件。

格林:[对拉德克利夫说]那是……牙印吗?

拉德克利夫:也就是说,连环杀手同时还是食人魔。

格林:假如这家伙真的是人类的话。

crimescene.jpg

米勒拿起一张破损的手写字条:在一串电话号码上方写着“救救……工人”。米勒将字条放进口袋,然后走进了浴室。墙上残留的瓷砖上有喷溅的血迹;地上到处是碎瓷砖。

米勒:[小声]什么鬼?

米勒走向近旁的一块瓷砖碎片,仔细观察它。它的表面沾着血迹,米勒用手指拂过它。血液在镜头中马赛克化并显得扭曲,现在开始从碎片两侧滴落下来。但是片刻之后,米勒将碎片放回地上。又过了片刻,他走出浴室,回到主屋。

拉德克利夫:不管是谁干的,这家伙一点都不在乎闹出多大的乱子,这是肯定的。

格林:我也注意到了。但是你看这里;所有的照片和全家合影都非常干净——就好像在杀完人之后擦干净过。

拉德克利夫:感觉是有什么私人恩怨。

格林:就算是也不奇怪。

米勒从另外几人身边经过,走向远处的橱柜。接下来的几分钟他翻找着抽屉和柜子,但没有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东西。

拉德克利夫:杰米,你脸上的瘀青是怎么回事?

格林:嗯?哦。[停顿]没什么。

拉德克利夫:这么大一块怎么可能没什么。

格林:这不关你的事。

拉德克利夫:他是不是又打你了?[哼了一声]你明知道那样是不正常——

格林:萨米。别说了,求求你。

拉德克利夫:[轻声冷笑]好吧。[停顿]米勒。

米勒停止动作,看向拉德克利夫,后者示意他靠近。

拉德克利夫:你看上去很迷茫。

米勒:不,不,我只是……在适应这环境。

拉德克利夫:你是第一次独立出任务,是吗?

米勒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拉德克利夫:难怪。[吸鼻子]你有什么发现吗?

米勒拿出他发现的字条,递给拉德克利夫。

拉德克利夫:我真不该没注意到这个。眼力不错,新人。

拉德克利夫向格林走去,后者正在采集无名尸体的血样。

拉德克利夫:关于“Xaphan”这个名字你能想到什么吗?

格林:[她摇了摇头]没有。不过听起来像恶魔。

拉德克利夫:“新鲜的工人”听起来也很不妙。不管这说的是谁,他们显然跟某些坏人混在了一起——

格林:等等,都别动。

拉德克利夫和米勒停止了动作。格林缓缓地站起来,并从床垫边走开。片刻之后,可以从床边远端的墙附近听到微弱的刮擦声。其他人员也全都静止不动。

拉德克利夫:[小声]这个地方应该已经清过场才对。

格林:[小声]当然清过。

格林和拉德克利夫从各自的枪套中拔出武器,瞄准声音的源头。

拉德克利夫:它在墙壁里面。

米勒也拔出自己的武器,向下瞄准。片刻之后,拉德克利夫瞄准了目标,她射出一发子弹,击穿了墙壁。突然一条管道爆裂开来,蒸汽阻挡了摄像机的视线。格林和米勒也准备开火。一时间小队无人动弹,随后蒸汽散去,可见一小型动物从墙上新开的洞中窜出。

拉德克利夫:老天爷。[低声]我总是忘了这些老鼠。

[记录结束]

基金会人员试图辨认发现的尸骸的身份,但却无法获得任何有用的数据。附近的居民同样无法辨认该处的居住者的身份,或给出任何与之相关的信息。

除非另有通知,目前该尸体(编号为12号实体受害者)被存放于Site-119的停尸房中,以供进一步的研究和评估。


附录二


附录一中发现的手写字条的调查工作在物理部门攻击小队666“撒旦之怒”的授权下展开。虽然在随后的突击行动中并未拘捕到犯罪者,但“撒旦之怒”的成员成功地从血区的一座未登记的仓库中救出8名此前失踪的人员,这些人员大多是仙灵血统。

在此事件后,以下公告被授权发布给Eurtec的居民。

goc1.png

EURTEC罪案调查部门物理分部的公告


自动发送至一切可用的接收设备的警报信息。

日期:2025年1月25日(9:30 PM GMT+2)

影响区域:地下城,血区,半途路,下光线区,外城区

已知威胁:由于上述地区失踪与谋杀事件的报告激增,现在它们已被置于保护性的监控之下。可能存在同时针对异常与非异常居民的人口贩卖罪行。犯罪手段不明。目的不明。已知的嫌疑对象包括血区的(多个)恶魔帮派。犯罪者高度倾向于对以下群体实施犯罪:年轻成人(20岁以下),成年仙灵种族,较弱的恶魔(III级及以下)。

对策:立即实施宵禁(自11:00 PM GMT+2起)。加强执法者在上述地区的巡逻。派出调查小组探查已知的犯罪和交易窝点。通过移动设备和电子装置追踪地下城的居民,确保其遵守禁令。掌握任何失踪人员相关信息的人将获得社会点数(+2000)的奖励。

全体居民必须留意一切可疑的行为。没有二级或以上的执法者的明确许可,居民不得擅自离家。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处决已被拘捕的涉嫌贩卖人口的犯罪分子。

不遵守本信息中的规定将会招致终身监禁。你已经被警告过了。

根据联合行动的协议,与获救的人口贩卖受害者的面谈是由GOC官员主持的,基金会并未参与。但是在这些面谈结束后,参与调查人员都被告知了以下事实:

  1. 1. 受害者在Eurtec的黑市上在数个身份不明的人物之间转手。这些交易发生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尚不清楚。
  2. 2. 有一名受害者偷听到其中两个不明人物的交谈,涉及一批新的异常走私品。受害者听到他们提及一处“森林”和“魔法族群”,但同时也表示对听到的内容并不确定。
  3. 3. 在被GOC人员救出之前,受害者们正要被转移并被投入某个未知的组织。
  4. 4. 受害者群体中有一名人类成员在救援行动之前就已作为该大型组织的工人人选被转移,此后再也没有回来。这名落单的成员至今下落不明。
  5. 5. 失踪成员的下落尚无更进一步的线索;然而,数名受害者都作证称该失踪者行为反复无常,性情极不稳定。

根据现有的证词,无名者的高树丛引起了调查方特别的关注,因为它与正在进行的调查显然存在关联。萨米·拉德克利夫特工和威廉·米勒特工获准前往迷离之境进行探索,以获取进一步的情报。他们很快与林中居民建立了联系,并开始了以下的对话。

采访者:特工萨米·拉德克利夫、威廉·米勒

受访者描述:有蜥蜴般的绿鳞片的高个子


[记录开始]

晚上好。

拉德克利夫:晚上好。

米勒:晚上好。

拉德克利夫: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我只是有点惊讶这一套看上去有多么虚伪。

米勒:你说什么?

别在意。我们快点把这件事解决掉。

米勒:你确定?我们很愿意听听——

我说了,快点把这件事解决掉!

沉默。

我……好吧。我道歉。最近我心情很悲痛,因为我失去了……一位朋友。请原谅我刚才的暴怒,以及此前的犹豫。我当时以为你们就是那个怪物。

拉德克利夫:不用介意。我们很感激你愿意帮助我们。对你朋友的事我也很遗憾。

别放在心上。不过这里就连树都在监视我们。请快点开始吧。

拉德克利夫:我们只有几个问题要问,我向你保证。

当然,当然。那么今天我是有幸与何人交谈呢?

米勒:啊,真抱歉,我叫——

拉德克利夫伸手捂住了米勒的嘴,阻止了他说出接下来的话语。

叫什么?接着说吧,拜托你。

拉德克利夫:请你原谅他。他还是刚刚来到这片树林,还不习惯——

安静。[停顿]接着说。你之前想要说什么?

拉德克利夫松开了她捂在米勒嘴上的手。此后的约十秒时间内,两人都保持沉默且一动不动。

说啊!

米勒从椅子上站起身,鞠了一躬。

米勒:请原谅,但是我不能向你透露这个信息。

米勒被注视着。目光接触维持了数秒。然而片刻后,这注视中断了。

我了解了。我要再次道歉,最近我的精神一直很紧张。我们继续吧。你们想问什么问题?

拉德克利夫:好的,当然了。[清嗓子]我无意中发觉在林中游荡的你的同类越来越少了。是否真有其事?

了不起的观察力。没错,看样子我们的数量确实在减少。

米勒: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你们真的要问我这个问题?我完全不明白你们的妖怪为什么要潜伏在阴影里。也许它想要抓走我们,用链子把我们锁起来。就像对待奴隶一样!

停顿。

拉德克利夫:我知道了。我很抱歉,真的。

把你的怜悯留给离开之后吧。为了我们双方都好。

拉德克利夫:当然。[停顿]你有没有碰巧瞥见过这些“妖怪”的模样?它们是不是你认识的人,或者也许是你的同类?

我只记得其中的一个。可是……它不是这林地里的人。

拉德克利夫:我知道了。它当时在干什么?

我看到它的时候,它正在招呼着……呃,我不知道是谁。[停顿]不过应该是我们的一位同类,就住在山坡那头,比我家更往前点的地方。

米勒:然后发生了什么事?

它们说了些客套话,然后一同走回了那位邻居的家。没花太长时间,但是那个来访者走后……有什么东西就变了。那个进来时还是凡人的,离开时已经不是。

房间里一片寂静。

我只能感受到那怪物潜伏着。我决定碰碰运气,去查看一下。但是等我到了那里,原本在那里的东西已经不复存在。那屋里只有死亡。被撕碎,被碾压——到处是血的味道。那真是……[哽咽]抱歉。

拉德克利夫:慢慢来。听到这些我也很不安。

你,不安?那想想我会是什么感受吧!看着那具尸体,那个你明知自己曾经关心过的人——被剥得精光,被抢走了名字——

米勒:名字?

你没听错。什么也没剩下!哪怕是一点皮毛,一点外壳。而且,哦天啊,那气味……

拉德克利夫和米勒保持沉默。

我不清楚那个……那个东西是怎么做到的,但它就是做到了。它把尸体撕裂开来,直到里面什么也不剩。

一声微弱的哭泣。

为什么……为什么它还不消散?迷迭香的气味……为什么我去哪里它都跟随着我?

[记录结束]


附录三


当拉德克利夫和米勒特工再次进入Eurtec时,基金会人员得到警告称,最近发生数起涉及研究小队成员的事件。最值得注意的是员工档案库遭到了未经核实的篡改,数据的突然损坏引起了基金会系统对潜在异常影响的警惕。

将这些改动与类似下文报告中的内容联系起来,基金会人员可以识别出这些改动是TATTLETALE实体异常属性的附带效应。

事件编号:INC000431343 日期:2025年1月30日
报告警员:杰弗里·塔图姆 状态:待决
事件:一身份不明的受害者被发现死于其自家(拉伯里街4465号,距黄金区中心市场三个街区处)的浴室中。

事件经过:19:00左右,警方接到了一个名叫亚当的人的报警,当时格林一家正准备到厨房会合。亚当报告称他走进浴室发现浴缸里有一具包裹着破损浴帘的尸体。亚当将此事告知了家中其他成员,被要求联系警方求助。在附近巡逻的杰弗里·塔图姆警官被派往现场,救护车和后援警官瑞恩·史密斯也在不久后赶到。

采取措施:在最初的联络后,该住宅的全体居民在接线员的指导下从家中撤离。15分钟后塔图姆到达,并在报警者亚当所说的位置发现尸体。警员无法复苏或复活该尸体。塔图姆报告称TOD(死亡时间)很可能就在不久之前。在尸体的面部和躯干处发现了割裂和撕扯的伤痕,很可能是撕咬造成的。在尸体附近发现了止痛剂。警员继续在该住宅搜索入侵的迹象,但没有发现任何可疑情况。救护车和后援警官在此后的10分钟内赶到,以协助回收尸体,交由法医保管。

后续:亚当和格林一家被传唤至当地警局接受了问话。没有人能辨认死亡的受害者的身份。尸体本身受到严重损坏,使法医无法分辨它的指纹或外貌特征。DNA和血样分析也没有得出明确的结论,但可以确定死者在死前可能过量服用了非处方止痛剂。

后续调查展开期间,警方为格林一家暂时提供住处。受害者的状况与本区域报告的另外三起谋杀案有相似之处。准备发布公告警示市民可能存在连环杀手。

人员名单:

  • 萨米·拉德克利夫特工
  • 威廉·米勒特工

注:以下内容是拉德克利夫特工和米勒特工在得知他们自己已卷入新近编号的TATTLETALE实体的重大威胁后不久进行的私人谈话的录音。


[记录开始]

米勒:我们的研究团队又失踪了一个人。这是不是表示我们正在被猎杀?

拉德克利夫:很有可能。

米勒:如果是这样,那它为什么不趁我们还在那个树之维度时就来追我们?

拉德克利夫没有回答。

拉德克利夫: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们的优先级比较低。

米勒:那么现在它到底带走我们多少人了?

拉德克利夫:他们的记录上说我们在Eurtec的研究小队共有七个人。其中四个人的记录现在已经删除了。

米勒:同时发生了四起新的谋杀案……当然了。这样一来就说的通了。

米勒恼怒地哼了一声。

米勒:他们现在打算拿我们怎么办?还有一个人是谁?

拉德克利夫:斯蒂芬。他吓坏了,躲进了一处安全屋。就在上光线区,是一座伪装成联排别墅的强化设施。

米勒:我们为什么不去跟他在一起?要是真的有什么东西在捕猎我们所有人,难道他可以躲过?

拉德克利夫:他们要我们回119站去。有全天候的监控和保护。

米勒:然后呢,把斯蒂芬一个人扔在Eurtec这里?!

拉德克利夫:只能怪他自己不服从命令。既然他不听话,那么出什么事都是后果自负。

米勒:你在开玩笑吧,萨米?

拉德克利夫:威廉,我们不至于连这都要争论——

米勒:哦,见鬼去吧!你肯定是在开玩笑。

拉德克利夫:威廉,我们是受过训练的特工——

米勒:受过训练,没错!我们学的是要救助自己的同伴——那不是我们的职责吗?

拉德克利夫:不,不是的,威廉,那不是我们的职责,我们正是为此才这样训练你。

沉默。

拉德克利夫:而你应该尽最大努力记住这一点,特工。

米勒:我不干。

拉德克利夫:不好意思?

米勒:我说,“我不干”。我要去把他带回来。

拉德克利夫:我们什么也不欠斯蒂芬!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要帮他?

米勒:不然怎么样,我们扔下他,眼看着他去死?你良心上真的可以接受吗?

拉德克利夫轻声冷笑,没有回答米勒。

米勒:我可不会把我们的同伴留给那些野兽。那不是我们在这里该做的事,你也很清楚。

拉德克利夫:你真的以为我会放任你去做那样的事吗?

米勒:我他妈的才不管你会怎么做。来啊萨米,阻止我试试。

可听见轻微而缓慢的脚步声。

米勒:不然就别挡我的路。特别是在你打算要当个懦夫的时候。

[记录结束]

在上文的事件之后,米勒特工离开了当前的行动基地,前往光线区附近的一座基金会安全屋。米勒特工无视监督者议会和萨米·拉德克利夫特工的明确指令,到达了该地点。


注:视频画面由当地监控与威廉·米勒特工的携带式摄像机拍摄内容拼接而成。


[记录开始]

视频记录开始于一座大型联排别墅的画面。屋外很暗,路灯只能勉强照亮停车场,镜头从左到右地扫过停车场。在大约1:00时,可见一辆汽车驶入该建筑的停车场,停在14-A区域附近。

数秒后汽车的车队熄灭,镜头拍摄到一个人影从驾驶座侧下车。由于缺乏照明,该人物的身份难以辨认。此人观察了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后快速向东侧跑去——跑向15-22区域。

又过了几分钟,可见此人抓着附近一座联排房屋的门把手。在摆弄了一会把手之后,此人用左肩朝门撞了几次,将其撞开。画面切至该大型库房设施内部,可见此人并可确认其是斯蒂芬·豪斯。

豪斯喘着粗气,在设施中间堆放的大型货架之间来回穿行。一个暗淡的影子从镜头近处掠过。豪斯继续在成排的货架间奔跑,渐渐走向设施的最远端。另一个实体再次短暂地出现在画面中,它跟在豪斯身后。

豪斯进入附近的门卫室。进屋后,他立刻猛地关上房门。门一关上,他就抓起附近的一把椅子,用它堵住门。随后豪斯抓起附近的一把木柄拖把,背靠着远端墙壁站着。

豪斯:[喘息]我知道我很有用,我……我不是——不是没有用的——

门不断发出砰砰声。

豪斯:他妈的离我远点!

随着另一侧施加的力量越来越大,门开始凹凸起伏。

豪斯:滚开!

门爆裂开来。附近的监控摄像机拍摄的画面突然变得模糊不清,随后该摄像机被门的一块飞溅的碎片击毁。


视频记录开始于米勒驾驶着一辆无标识的汽车向西行驶。画面一角的时钟显示当时时间为20:22。大部分的天空被淡淡的云层遮挡,附近建筑物的灯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数分钟后,车载收音机里传出静电噪音,米勒迅速将其关闭。又转了几个弯后,米勒将车开进一处空旷的停车场。他到达后便熄灭了车灯。米勒在停车场中绕行了一圈后才将车停下。汽车引擎停转时他一动不动,过了几分钟才下车踏上人行道。

米勒随后抽出了自己的武器。他从停车场向北行进,来到了该设施的15-22区域。他踩着草地,无声地从两座建筑之间穿过,来到一扇大门前。米勒观察了一会周围的环境。近旁的窗户一片黑暗,有遮罩物挡住了它们,无法看见里面。米勒走向大门——他突然停了下来——门并没有锁上。

米勒用身体顶住大门,利用体重将其推开。开门后可见一巨大而宽敞的仓库——其内部远大于外部的尺寸。各种设备和物件堆放在成排的货架上,货架间形成三条走廊,全部通向对面的侧墙。

米勒:[小声]斯蒂芬,你在哪?

米勒警觉地走向中间的走廊,向左转走进头两排货架之间。货架上杂乱无章地摆放着金属和木质的货箱。还可以看见食物、记录板、纸堆和其他物品。米勒走了将近一分钟,穿过头两排货架,来到下一条走廊中。

米勒:你在这里吗?

米勒决定再穿过另一排货架,期间他停下来查看过其中一个隔层。由于没有发现任何有意义的线索,米勒又从他进入的货架间走了出来,回到最右侧的走廊。

米勒:斯蒂——

前方远处传来撞击声。米勒开始向声音的方向移动。到达走廊尽头后,他向左急转,看见另一扇打开的门。米勒举着枪走进房间。这个房间似乎是一间门卫室。地上洒满了水。米勒扫视四周。很快镜头停留在一具躯体上。

米勒:斯蒂芬!

米勒跑向斯蒂芬·豪斯,在他面前跪了下来。豪斯的身体已严重受损。可见不明爪印从右侧肩部上方一直延伸至左侧胯部下方。双手和前臂可见锯齿状的刺伤痕迹。豪斯的左侧膝盖骨骼暴露在外,脚已扭曲变形。米勒伸手想摸他的脉搏,却被豪斯抓住了手。

豪斯:[含混不清]威廉斯?

米勒:挺住,斯蒂芬,我来帮你——

豪斯:我不是个没用的人……我发誓我不是。

米勒:什么?

豪斯:快跑。

有某种东西在米勒的身后尖叫。他快速转过身,看见TATTLETALE实体正向他扑来。它脸上的拉链开着,露出带血的牙齿。米勒试图向右翻滚躲避——但该生物落到了他头上。实体再次尖叫。米勒试图用空着的手攻击它,但没有成功。在他挥舞手臂时,TATTLETALE实体扑向他的前臂,咬住了他暴露在外的肉体。可听见骨骼碎裂声和米勒痛苦的尖叫。米勒用他的手枪瞄准并开火,打中了该生物的颈部。实体向后一跃,发出嚎叫声。

米勒一跃而起。TATTLETALE实体直奔唯一的出入口,试图阻止米勒逃走。米勒又朝实体开了几枪,但实体向上攀至天花板,躲开了攻击。米勒向后退去,却踩到了豪斯的血而滑倒在地。他受伤的手撑到了地上,他再次惨叫起来。TATTLETALE实体呲牙并扑向米勒。米勒用未受伤的手护住自己的脸。

突然室内响起一声响亮的枪声,袭击者被击退至远处的墙上。米勒挪开手臂,看见拉德克利夫站在门口,举着一把霰弹枪。

米勒:萨米!

拉德克利夫:你得赶紧出来,快点!

拉德克利夫走向TATTLETALE实体,再次开火将其击退。

米勒:等等,斯蒂芬哪去了?!他就这么消失了,我还要带他出去——

拉德克利夫:没时间犯傻了,我们快走!

米勒点点头,逃回了库房,拉德克利夫跟在他身后。在他们身后,TATTLETALE实体在尖叫。两人跑进面前的走廊,然后转入第14排货架。他们伏下身体,利用货架掩护自己。

米勒:[小声]我真不敢相信你会来。

拉德克利夫:[小声]我也一样。

远处传来物品落地的声音。同时还可以听到金属的断裂声。

米勒:我们该怎么办?正面交手的话我们就是活靶子。

拉德克利夫:我——我也不知道。稍等,让我想想——

又一声金属撕裂和货架倒塌的声音,这一次比前一次更近了。

米勒:我们没那么多时间了。

拉德克利夫:好吧,好吧!朝门口跑,现在!

拉德克利夫从掩体中钻出,弓着身体回到近旁的走廊。米勒想提出异议,但最终还是退开了。

拉德克利夫:我在这儿!

拉德克利夫又射出了几发子弹,但是米勒的摄像机没有捕捉到她射击的目标。拉德克利夫开火时可听到攻击者的尖叫。拉德克利夫转身背对米勒。

拉德克利夫:米勒——

拉德克利夫试图再打出一发子弹,但是枪卡壳了。拉德克利夫艰难地试图重新装弹,而TATTLETALE实体再次发出尖叫。

米勒:萨米,快跑!

拉德克利夫又一次尝试装弹,然后她回头看着米勒。

拉德克利夫:你不应该让我像这样死掉的。

一片模糊纠缠住了拉德克利夫。米勒试图撤退却脚下踉跄,他很快跳起身来。米勒进入左侧的走廊并继续撤退,他受伤的手臂紧贴在胸口。当他经过下一排货架时,可以听见拉德克利夫的尖叫声,随后变成咕噜声,最后寂静无声。

米勒跑过了半条走廊,回头看了一眼,可见TATTLETALE实体正在向他靠近。实体四肢着地狂奔,鲜血从它的嘴和指尖滴落。

米勒:[喘息]对不起,萨米。

在米勒说话时,攻击者停止了向他靠近。这时米勒跑出了入口大门,一支人数众多的MTF在外面迎接他。TATTLETALE实体试图继续追赶,但被侵入的火力逼停。

MTF队长:米勒,过来——快!

米勒冲向附近的一辆车,其后门已经打开。米勒跳上了车,关上车门。汽车成功离开了停车场,而同时TATTLETALE实体冲出了库房。实体扑向一名MTF成员,将他压倒在地,撕下了他的左臂。

[记录结束]

米勒特工从Eurtec很快被转移至Site-119。为确保米勒特工的安全,已批准MTF-Epsilon 99(“无名之辈”)对其实施全天候的监控和保护。米勒特工当前会在Site-119持续停留,除非另有通知。I


提交更新


>当前登录者:威廉·米勒

我知道我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但我还是无法克制我的疑惑——关于我怎么会落到这个下场,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想我大概还没准备好去死,真好笑。

至少我不能死在搞清真相之前。

我暗暗怀疑我其实知道这个怪物的真面目。我疑心它是否真的只是一个会吞噬血肉和名字的怪物。人也好,物品也好,怪物也好,都不是从真空里凭空蹦出来的。一切事物互相都有关联。而我个人并不认为这个生物是个例外。其实现在回头想想,我认为答案距离我们也许比此前所有人料想的都要近。

我知道那些警告。我不应该去想这个实体到底是什么——我当然知道。但是反正我很快就要死了,这种事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如果人只能活一次,那我可不想只是坐以待毙。

而且,随便猜猜又不会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第一个受害者。这就是我的第一个猜测。

不。不,这也太平淡了。一点趣味都没有。

我们再来试试看。接下来我会猜是杰米。

显然我已经不太记得她是谁了——顺便一提,这都是多亏了TATTLETALE——但是回头看看那些文档,我就是有这样的感觉。虽然她没有对外表现出来,但她的生活中一定有不少难处。从调查报告里我就能看出来,那些瘀伤什么的。她在家里一定过得很不好。

最初,我很奇怪为什么她是第一个消失的。但是话说回来,也许这只是个幌子。也许是为了摆脱我们对她的追踪?不论如何,现在我又仔细想了想——线索并没有像我料想的那样拼合到一起。还是有太多漏洞。为什么她会紧接着第一个受害者?为什么对我们下手?袭击仙灵种族对她有什么好处?

也许我的直觉在这里出了错。

下一个嫌犯是斯蒂芬,我想。

但是我手头关于他的情报比关于格林的还要少(甚至是在我已经不记得格林的情况下)。不知为什么,他似乎极力想证明自己。但不管怎么说,之前的那些疑问在这里依然存在。斯蒂芬有什么更强烈的袭击我们的动机吗?那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只是让他变得——像他之前不时对我说的那样,更“有用”?

我正在把时间浪费在瞎猜上。

时钟还在不停转动,而我在这里妄想搞清某个形而上的怪物的真面目。我能听见守卫仍然在外面惨叫。有什么在撞击着墙壁,有时还有枪声。他们本来是要保护我的,但现在听起来他们连保护自己都很艰难。他们的惨叫声大到令人血液凝固。

也许留给我的时间比我想的还要少。

我觉得有嫌疑的并不止杰米和斯蒂芬。

萨米也一样。也许就在最后那段对话中,她内心的什么东西暴露了出来。那是她在那份文档中唯一一次真正流露出恐惧的时候。她看上去就像个完美的小小工人。可以说挑不出一丝毛病。

结果因为一把坏掉的霰弹枪,她就去见了她的造主。

它就在门口。从呼吸声我就能听出来。我大概还能再写一条,然后就得去加入外面那些人了。

但是无所谓了。要是足够幸运的话,他们会把这些文字刻在我的墓碑上。

到了这一步,我想我终于破解了这个谜题。其实很简单。说到底,我们都有想要逃避的东西。每个人都有。真不敢相信我怎么花了这么久才想明白。不论是斯蒂芬想要证明自己并非无用,还是萨米想要否认自身的恐惧——一切都互相关联起来了。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

或者我可能还是猜错了。那么一切其实都不重要了。


最后,我的猜测是,实际上我们试图逃脱的只不过是我们以为在自己内心中并不存在的魔鬼。I

>> 点此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