抿了一口杯中致命的佳酿,Dr. Varitas走出会议室,顺手撕掉贴在墙上的布告。

告全体工作人员书


致SCP基金会全体工作人员
这是你们最后的任务。
我们控制危险、我们收容异常、我们保护人类——在过往的无数个日月中,这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的信条,也是我们的宿命、我们的罪业。
我们为此奉献终身,将自己变成了与日常无缘的,名为“异常”的怪物。
但今时今日,我可以光荣的向诸君宣告,你们——我们——光荣的完成了自己的责任、坚守了自己的信条、战胜了自己的宿命、终结了自己的罪业。
但过往的记忆不会消失,过往的伤痛不会消失,过往的牺牲不会消失,过往的诅咒不会消失。
饱受折磨的少女安息了、不可一世的巨兽倒下了、联通异界的门扉关闭了、栖息黑暗的偶像告别了、治愈人心的玫瑰枯萎了。
只剩下名为“O5”的恶魔,名为“研究员”的怪物,名为“特工”的非人,名为“机动队员”的异类。
此世再无异常。
我们是最后的异常。
我们为从异常中守护日常而生,如今异常已然消失,完成手中最后的工作后,诸位即可一偿宿愿——回归我们日夜守望的日常。
去消灭名为“SCP基金会”的异常,用自己的生命去贯彻自己的使命。

20██年██月██日
监督者议会 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