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编号:SCP-312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3125收容于Site 41的认知危害收容单元3125内。收容单元为10m×15m×3m的立方体房间,衬有铅、隔音和心灵感应隔绝层。入口为收容单元一端的气闭锁。气闭锁被设置为一次仅允许一人进入,在该人离开、允许下一人进入前保持闭锁。

任何情况下不得令相关信息离开收容单元。包括手写、电子信息、照片、音频和视频记录、声音、电磁和微粒信号或超心理投射。在离开时,气闭锁内的净化系统会注入三分钟的记忆删除气体清除人员记忆。

一名逆模因部高级成员每六周(42天)须访问SCP-3125一次。

文件结束

 
7 8 9
4 5 6
1 2 3
清除 0 确认

项目编号:SCP-312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3125适用逆向收容协议,除特别清除其影响的地点外,其已经于现实中无处不在。Site 41的认知危害收容单元3125,即本文件所在地,是世界上已知唯一一处以此方式成功隔绝其影响的地点。该收容单元为10m×15m×3m的立方体房间,衬有铅、隔音和心灵感应隔绝层。入口为收容单元一端的气闭锁。气闭锁被设置为一次仅允许一人进入,在该人离开、允许下一人进入前保持闭锁。

任何情况下不得令相关信息离开收容单元。包括手写、电子信息、照片、音频和视频记录、声音、电磁和微粒信号或超心理投射。在离开时,气闭锁内的净化系统会注入三分钟的记忆删除气体清除人员记忆。

在主基金会数据库上必须维持有一替代SCP条目,仅给予收容单元技术说明,规定高级逆模因部人员应定期进入其内部,不得有描述。

描述:SCP-3125是一极度巨大(参见完整Θ'-维度分形拓扑学附件13)、具高度侵略性的异常已扩散模因复合体,起源自我们的现实之外且正与之发生部分交汇。

SCP-3125已适应了在远比我们自己的更暴力也更敌意的理念生态下存活。(此处“我们自己的”指代人类头脑空间;所有人类具有的想法或生物学上可能具有的想法之总和)因人类从未自然暴露于侵略性如SCP-3125般强盛的理念,人类心智对其没有保护性演化适应。被SCP-3125占据的人员将无法接受更脆弱的“传统”理念,并变为在物理上全然为服务和散播SCP-3125而行动。此外,虽然在外形上并未发生明显可见的变化,它们将不再从外部被认知为人类。

SCP-3125尚未完全进入我们的现实中,一旦其完全到来,人类知识交互系统的高度互联将使其在不超过12小时、甚至少至4小时内包围、占领并替代全部人类思维。此时,作为抽象概念的“人类”,以及“文明”、“文化”、“社会”、“社群”等所有相关抽象将不复存在。基金会将此种可能事件命名为MK级世界末日情景。

基金会持有的多种已证实技术能抓获此类侵略性理念复合体,但它们均在SCP-3125的自动防御反应/边界层下无法生效。完全拼凑出对SCP-3125的心理图像并感知到其真正形状,将使SCP-3125也能感知到观察者。之后它将攻击观察者,将其杀死。此种攻击机制仍然未明,但似乎至少具有部分的物理性。与这些观察者在思维和理念上相似的“心智旁人”也将一同遭到攻击。这总是会将观察者的全部研究团队包含在内,且时常波及到其近亲属(父母及子女)。

此种攻击具有网状效应,会将关于SCP-3125及其进攻的所有知识一并从世界上抹除。这种信息性的“麻痹”效应在功能上类似于蚊子叮咬时分泌的麻醉唾液,让SCP-3125在彻底显现前不会被侦测到。

发现SCP-3125的基金会人员可通过迅速使用记忆删除治疗抹除相关知识而逃脱攻击。

无论如何,最终结果是只有防御得当的收容单元才是唯一能安全观测、记录甚至获知SCP-3125存在的地点。在此种收容单元之外,一份内容真实的SCP-3125书面描述将等同于致命认知危害。

SCP-3125可通过已故Dr. Bartholomew Hughes提议的一种仪器虚构扩大器(参见图表,附件129)而被有效无害化。然而,除了极其庞大的材料资源需要,该仪器无法在其制造者并不知晓其为何被建造的情况下加以制造—这种了解会需要知晓SCP-3125,而这一点已证实对计划是致命的。

尚无已知方法能在只利用房间内资源下无效化SCP-3125。

历史:因上述防御机制,SCP-3125的观测历史几乎全部丢失。具体而言,并不知晓该收容单元是如何被建造,也不知晓这些收容措施时如何被制定。

在该收容单元内,通过基金会研究员的连续访问已积累了大量数据。这些数据因可能有所帮助而从外部被带入,依照收容程序留存于此。在数据库条目外,读者会发现多份基金会数据库的电子拷贝,还有各种范围广泛的公共新闻归档之学术数据集合。

如预期,大部分数据对收容SCP-3125无关。但无论如何,连续造访者的关联及分析工作得出了下列事实:

  1. 虽然SCP-3125尚未完全出现在我们的现实中,其间接影响/前震(例如SCP-███、SCP-████、SCP-██▓█及SCP+█████)可被任何配备良好的模因研究计划轻易发现。

  2. 今日的模因研究作为一门科学,相较其巅峰期而言受到了极大打击。在2008年中期有超过400个机构在研究中可能发现了SCP-3125,包括政府机构、军队分支、私人公司、独立研究所、大学研究计划和业余团体。其中有许多是GOI或者GOI的内部部门。所有这些组织现已不存在,仅剩基金会逆模因部。

  3. 世界上几乎无人清醒认识到此种衰退,对这些团体的失踪没有任何解释。

简单的推理是所有这些团体最终都因发现SCP-3125而遭其吞噬,而这事实上也是所有优秀模因研究的最终下场。

逆模因部的存续要归功于专业训练及对可靠记忆删除治疗的预防使用。虽然如此,该部门也在近几年遭遇严重打击,从2012年的超过4000名成员缩减到2015年9月的125人。此数字在2015年末之前趋近于零。在同一段时期,部门在世界范围内的物理存在也发生类似削减,从站点间组成的网络退步到各大陆上小型哨站,最终仅余Site 41一座站点。部门位于Site167的原总部已从集体记忆中消失,推测已被SCP-3125的灭口效应毁灭。

+ 附录

+ 附录2

文件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