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57的自然栖息地。

项目编号:SCP-CN-35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357栖息地附近地界的居民已被基金会安排迁出,并建立起不透明隔离带,对外伪装为私人牧场。5副绿色镜片的眼镜被存放于观察站之内,需要有3级或以上人员的批准方可使用;除此以外,隔离带内不允许拥有任何绿色的透明介质。

除非实验目的,任何对SCP-CN-357的观察或者讨论都被禁止。每日,由专门安排的基金会人员(Carnage-α)对相关文件进行审查,以删除可能涉及SCP-CN-357更多资料的内容。剩余驻站职员需每周进行一次精神状况鉴定,也鼓励自行报告任何可能的SCP-CN-357影响。一旦出现受影响者,将视情况执行记忆删除并调离岗位,以防止其多次受到项目的效应而出现不可逆的后果。

对SCP-CN-357的观察和记录仅由专门安排的D级人员(Carnage-β)进行。

描述:SCP-CN-357是指一种常规情形下不可见的大象,形态学外观与普通的大象([数据删除])类似,但体长可以达到数十米。一般情况下,该种生物仅能通过绿色、透明的介质被观察到,通体为深绿色。在照相机镜头安装绿色滤镜也可以拍摄到SCP-CN-357,其照片具有相同的观察效应。

当一名人类个体用以上方式观察到SCP-CN-357后,其另一异常特性将会显现。尽管先前未接触过与SCP-CN-357有关的信息,他们会表现得犹如已经具备了SCP-CN-357的完整知识一般。具体而言,这些人员不会察觉到自己的记忆已经出现了改变,但一旦谈及、被问及或者思考到SCP-CN-357相关的内容,他们的思维中会自然地浮现出所需要的信息,并能够进行描述。能够挖掘的相关知识的上限仍未探明。

随着受影响者脑海中出现的SCP-CN-357的知识、或者通过交流所获取的相关知识增加,其认知危害性质将会显现;该名个体会出现头痛、谵妄、乱语、思维奔逸、狂躁等精神疾病的症状。当了解达到一定程度,个体可以不通过绿色、透明的介质而用肉眼观察到SCP-CN-357;这会使得个体陷入混乱的状态,直至移开视线。随着症状加重,个体往往无法正常思考,亦无法理解正常的逻辑。由于此种性质,详细记录SCP-CN-357的特性十分困难,且进展缓慢。

常规的镇静类药物对此症状有缓解作用,但无法根除。通过记忆删除来消除目击、思考或谈论SCP-CN-357的记忆,可以使其精神影响消失。然而,当个体再次了解到SCP-CN-357时,症状会重新出现,且恶化速度和程度会大幅增加。一般来说,在一名个体第三次因SCP-CN-357而症状复发时,其效应往往是严重且不可逆的,且在70%的案例中导致了个体的死亡。已证实大部脑叶切除术可以有效防止此现象出现。

SCP-CN-357个体一般会在它的自然栖息地,位于██████山谷附近的农田徘徊。更多的特性,诸如确切的外观、食性、物理性质、生活方式、交互记录等皆已因为其认知危害性质而被删除。

附录:通讯记录357-12

+ [数据删除 - 需要授权]
- 检测到Carnage-α权限[ERROR:密钥不匹配]

前言:此为收容初期的记录,由特工█████进行汇报。

特工█████:我已对项目建立了初步评估。是一种只能被绿色镜片看到的大象,个头非常大。不过我现在没有镜片,看不到它。

███████博士:很好,感谢你,特工。这么说它们是隐形的?那么可以用其他方式追寻它们的踪迹吗?

特工█████:暂时没有找到。尽管可以看到它们用鼻子卷起田野里的作物吃,但当我实地勘测时,那些作物还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也没有脚印留下。

███████博士:感谢你的汇报。可能具有逆模因性质,需要进一步调查。

特工█████:我很确定不是逆模因。它们不完全存在,对我们更不是真实的。

███████博士:我欣赏你的猜测,但假设是需要实验去验证的。请如实汇报。

特工█████:抱歉,博士。我只是……想当然地认为自己了解它们。

███████博士:由于其隐形性质,按照标准程序,我需要你评估它可能对平民造成的损害。

特工█████:它是不可能伤害到人的——不会。尽管不可见,人们会在潜意识中不去接近它。他们规避了不属于自己体系的东西。

███████博士:是否有强行与之互动的案例?你试过接近它们吗?

特工█████:是。即使我站在它们的脚下,与它们完全重合,也只会有些奇异的感觉,就像我隔着光滑的丝缎,触碰着世界的另一面,覆盖厚重的薄雾,那些大象……

███████博士:(打断)特工,请保持专业。

特工█████:(喘息)博士,我尽量。我有些不对劲 -

███████博士:可能具有认知危害性质。特工,你意识清楚吗?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吗?请回答。

特工█████:不是认知危害。和认知无关……只是逻 - 逻辑不同。当你也陷入时,你 - 另一个体系我去看见,观测盒子爬行没有。(停顿)抱歉……

<███████博士以手揉额头,似乎略感不适。>

███████博士:32+45等于多少?请回答。

特工█████:8 - 7 - 我不知道!博士,我……我快所剩无几了。听着,这是我所知道的。那些大象很温驯,飘忽的里……不,一直在缓慢地游荡。它们似乎不会注意到其他人 - 纽带另一侧。没有排泄、不存在,不……我尽力汇报,现在我……

███████博士:我在联络认知危害应对部门。能听见吗,█████?我需要你克制一下自己,然后拍摄它们栖息地的照片,以便收容小组到达并处理。

特工█████:[令人费解的呓语]

<杂物落地声,疑为桌面被撞翻。脚步声,开门的声音。此后特工█████开始大声叫喊。>

特工█████:大象 - 绿色的大象! 我能看到了……大象!

███████博士:特工,能听见吗?不要看它!

特工█████:[歇斯底里的尖叫]

███████博士:(转向镜头并露出微笑)那么现在你想起来了吗?你看到过大象并且发了狂,又被基金会救回来的事情?让我大发慈悲地帮你回忆,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不过你这辈子只能享受两次这样的奢侈待遇,然后就万劫不复了。

███████博士:你可以去申请记忆删除,恢复正常,但这就使你失去一次机会。或者你可以隐瞒不报,维持现在的状况也不错呢?吃药,然后别想大象就行。

███████博士:祝你好运,还有,去栖息地看看。

后记:基金会的蠢货无视了特工的遭遇并继续让研究员们刨根问底,就好像牺牲人们的精神健康来获取知识是光荣且伟大的一样。无谓的好奇就像无底洞一样吞噬他们,永远都将如此。

——05-I,此处“I”指“Ignor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