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我自己

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看着我的这封信,未来的我。

现在,除了我的办公室以外的地方的现实都像炒锅里面的菜肴一样翻滚,我安装了一个依赖220V市电充能的迷你现实稳定系统。所以现在这个办公室还是安全的,它还能安全五个小时,不得不说——前三十年我们在超技术研究中取得的成果还是相当喜人的。

我现在的世界大概已经乱了套,CCTV3实况直播Hannah博士以新晋人气偶像的身份登台唱歌,胸口还别着基金会的胸针,平民和不同GOI的工作人员混在一起在台下狂热的挥舞着荧光棒,坐的与舞台最接近观众的竟然是13位O5。O5们头戴一顶带有小螺旋桨的鸭舌帽,戴着一副墨镜,上面写着YOLO!。身穿一件黑衬衫,上书五个大字:"汉娜我爱你!",手中挥舞着蓝色荧光棒。

监控探头里我看到Dr.Ding一拳打倒了只穿着草莓泳裤的Dr.See,原因是See抱着他的女儿蹭来蹭去。

比起专业的暴力机构,现实重构后的基金会更像是一个游乐园或者喜剧电影取景地,每个雇员都荒诞滑稽。

现实重构和理智崩溃,它们让人们忽视记录的前后不一致,所以世界没有丝毫的恐慌出现,仿佛那些荒诞的事情古已有之。

你 或者说我,和一般雇员不大一样,我能够忽视一些不强力的模因危害和记忆篡改,所以,我猜你兴许能注意到这封信与众不同,尽管这封信可能在一小时后或者十年后吸引你。

如果你喜欢这个欢快的世界,看到这里,你就不用再往下看了,好好享受欢快的生活就是了。

如果你想纠正这个世界,去找SCP-CN-███ 那个长的像是依山而建的相控阵雷达的东西,对了,顺便一提SCP-CN-6██不存在,它的收容间里面有启动SCP-CN-███的钥匙,一个Keter项目几乎可以用来藏起所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幸好我是基金会的机要参谋,还曾为中国政府服务,所以我能了解SCP-CN-███的真正作用。我记得,我还在中国政府那边的时候,就拿着它的启动钥匙,后来因为深层次合作的关系,我把这钥匙带到了基金会。启动的SCP-CN-███可能能实现远远比我预想的还好的效果,反正应该一定能够完成纠正这个世界的任务。

祝我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