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𝕐

(前SCP-����)

项目等级:Euclid

不得有数字、序号或其他指示单独、有限数值的词汇被用在与此异常相关的任何文件中。SCP-𝕐不得被分配以任何数字度量,即便是为编录目的亦不可,包括扰动及风险等级。这也包含标准的数字编号,已将其替换为Unicode字符“黑板粗体大写Y" (𝕐)。

关于该异常的信息必须被存储于虚拟软件盒内,用以使用专用非数字编码系统及渲染引擎,将其称为RGU-𝕐系统。此系统将装载于专门通过替换式文本和非文本方法进行收容的基金会信息危害收容站点-♃。

将监督公众中是否出现关于SCP-𝕐-A不存在的知识。发现SCP-𝕐-A不存在的人员将被记忆删除。可使用模因文本遏制("mipsum")来隐藏被发现的不一致。

在约等于单个地球完整自转周期的时段之内,RGU-𝕐系统必须被激活并生成单个随机数字,其数值应足够巨大,使其在可预见未来中、于统计上不太可能被人类以任何目的所应用。该数字将被加入到本收容文件的末尾。

若连续多日没有被“喂食”,SCP-𝕐将随机吞食单个数字,可能会对经济、计算和其他数学衍生的科学领域造成灾难性后果。

从实效上讲,保护本收容文件的程序是收容SCP-𝕐的相同程序。

SCP-𝕐是包含有限个数字的数学集合。SCP-𝕐最准确的定义可大致表述为“所有不存在的数字”。

SCP-𝕐的存在与基准现实存在固有关联。RGU-𝕐的异常效应会在有任何值的数字与之发生关联后显现。 当有数字暴露于SCP-𝕐,该数字将被加入到此集合内,令其不再存在。不复存在的数字无法被处理、展示,甚至无法被概念化。缺失的数字可被轻易地忽视,因为人类意识时常会非自主地填补缺失数据。然而,发现该缺失数字将造成某种类型的心理紧张,应尽可能避免。

正在调查SCP-𝕐与其他异常的关联。

通过非正式及正式测试发现,暴露于SCP-𝕐的影响似乎有某种限制:

  • 若以非数字符号代表数字,诸如g,SCP-𝕐依然会对隐含的值生效,但符号本身不受影响。
  • SCP-𝕐只会影响整个数字,而非其单独位数。例如,若有多位数字ABCD被SCP-𝕐所影响,只有ABCD会不复存在,其各个位数A, B, C及D则不会。

SCP-𝕐由著名数学家███████ ███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举办夏季奥运会的那一年首次提出。在一篇发布于卡尔加里大学数学系的数学论文中,Dr. ███提出以下理论:

宇宙凭规则维系,呈现为物理规律并由数学所计算。存在有包含所有可数事物的集:帝国大厦的原子个数、海岸被海浪冲刷的间隔时长。如果存在着有限多个包含存在事物的可数集,那么同样应该存在着包含不存在事物的可数集。

截至目前,尚未确认是否是该理论、或者Dr. ███的后续工作造成了SCP-𝕐于随后显现,但在大学内的特工发现了该异常集合及其效应,并开发出了用以收容的协议。

备注

在收容过程中,极少量的数字被SCP-𝕐所影响。其总数未知。参见标题为 "SCP-𝕐-A"的部分。

测试过程包含以下步骤:

  • 向RGU-𝕐系统请求单个包含巨大位数的数字,在未来任何时刻将其投入实用的可能性低到天文数字级别
  • 对该数字进行定量的加减,使之具有特定的特征,比如是分数、小数或有特定的约数
  • 用小写字母字符对此新数字进行编号,通常是g
  • RGU-𝕐系统同时将其放入离线文本文件内,同时将其添补("喂食")到SCP-𝕐收容文件的元数据内。
  • 请求离线文件检查是否有表征SCP-𝕐影响的数据丢失
初步测试

载入测试记录...

输入: g是单个未受改动的数字。g被喂食给SCP-𝕐。

结果: 侦测到全面数据丢失:g不复存在。

研究员备注: 基准结果。

后续记录

输入: 特定数字gg的全部位数,紧跟其他数字hh的位数,将其拼接为单个合体数字gghh。gghh 被喂食给SCP-𝕐。小数字不被喂食给SCP-𝕐。

结果:侦测到部分数据丢失: gghh不复存在。gg与hh未受影响。

研究员备注:可以安全的推断出构成位数不受影响。这是些许安慰。

后续记录

输入: g被添加上“第”,使之变为序号数。go被喂食给SCP-𝕐。

结果: 侦测到全面数据丢失:g不复存在。

研究员备注:似乎结果是和数字的值有关,而非基数。

后续记录

输入: g不使用数字,使用非数字词汇来描述之。这段极长的描述被喂食给SCP-𝕐。

结果: 未侦测到数据丢失。

研究员备注:似乎只要用足够的非数字来描述你所指的数值,SCP-𝕐便无法影响到它。 这对完成本收容文件很有用。

后续记录

输入:某人的名字,其姓氏同时也是相对低值的数字,将其喂食给SCP-𝕐。

结果:测试未进行

研究员备注:我认为SCP-𝕐可以区分得出数词何时被用以表示数值、何时没有。但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后续记录

输入:给一名D级人员分配以大数字g。用持续数小时的音频记录告知D-g这是她的新编号。g被喂食给SCP-𝕐。

结果:侦测到全面数据丢失:g不复存在。D-g出现烈性█████████。

研究员备注:测试已暂缓直至另行通知。

记录结束

研究员: DR. TREYVON BUCKHANON

在最初收容SCP-𝕐时,某位基金会特工为此异常分派了一个标准项目编号,����,以为只要这个数字不被加入收容文件,这么做就是安全的。他搞错了。

当这个数字不复存在,这在短时间内于全世界引起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停运。基金会数字响应小组及时修复了很多系统的功能,创造了某种算法,大概是..把所有东西都按一定量四舍五入,如此计算机就识别不出来它缺了什么。

但它确实是缺了。每天这种舍入都在全世界所有计算机系统里引发系统错误和舍入问题。从计算器到移动电话再到核弹井,所有地方都在因为冲突与故障产生问题。就为清点这单个数字造成的损失,全队数学家和数字工程师忙活了整天。

若SCP-𝕐再次突破,我们完全不知道全世界的基建是否还能受得住。